Skip to content

“上山下乡”签证井喷 “下乡”到阿德的新移民,你们还好吗?

曾被炒的沸沸扬扬的“上山下乡”签证,从预测到变成现实,再到开始落地实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数据显示,2019-20财年第一季度,澳洲政府已批准了总计6350多个偏远地区移民签证,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2863个,增加了124%。作为“山乡”列表中的大热门之选,南澳的签证发放数量也实际验证了这一政策变化趋势。9月份,南澳发放了53个190签证和1481个489签证,签证总数在各州中遥遥领先。尤其是489签证的发放数量,占到了全澳发放总量的60%。

问题来了:

大量移民即将涌入,南澳州真的准备好了吗?

1. 留在偏远地区:想说爱你不容易!试图靠新移民让偏远地区得到发展,这对于澳洲政府来说已经是老生常谈了。

此前曾实行的偏远地区州政府担保独立技术移民签证(457类签证)以及即将被取代的偏远地区雇主担保移民签证(187类签证),都是澳洲政府不断努力尝试的产物。然而,根据国立大学对过去35年来的数据研究表明,政府的一些应对措施并没有奏效,乡村地区和偏远地区的人口持续下降,城市人口则继续上升。从2013-2018年南澳洲人口变化结构资料能够看出,对于南澳人口总体增长来说,移民数量增加的贡献甚至高于人口自然出生。然而也同时可以能够看出,11420的海外移民当中,有近一半(5058)在这5年里离开了南澳洲。也就是说:每2个来到南澳的移民当中,就有1个最后选择离开!拿南澳当PR的跳板,在本地移民圈里,似乎已成共识。南澳较低的签证门槛,吸引了大批谋求绿卡的移民,然而他们却并没有将南澳作为未来就业和生活的目的地。

南澳,俨然成了一块移民跳板。因此,新政对于申请者对偏远地区忠诚度的考验更加严格。在11月16号即将实施的491和494签证框架下,申请人需要在偏远地区住满3年并满足一定条件之后下可以转PR。而其中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主申请人3年内的纳税收入(taxable income)需要达到最低要求(标准待宣布)。说到底,能不能留下,最后还是要看就业!

2.失业率居高不下:创下全澳第一!

澳洲统计局官方数据显示,南澳州的7月份的失业率急速飙高至6.9%,位列全澳第一名。(新闻来源:Indaily)6.9%的失业率,是2017年5月份以来的最高记录。这意味着刚刚过去的7月份,全南澳有62900人找不到工作,比6月份多了8200人!(数据来源:Indaily)导致这一结果的一个原因是——就业人口总量的不断增加!南澳经济研究中心(SACES)执行主任奥尼尔(Michael O’Neil)说,最近的失业率飙升是由于新求职者人数超过可获得的工作增长所致。针对失业率飙高问题,南澳州州长Steven Marshall在接受采访时说:势头良好,我们的就业没问题。自从2018年3月以来,本届政府已经创造了15700个工作岗位。18个月总共增加了15700个岗位,月均872个岗位…而仅7月份就有62900人找不到工作…按照这个数据来看,本届政府在就业方面的贡献率只有可怜的1.38%!这一结论对于“下乡”到阿德莱德的新移民们可谓是雪上加霜!

以489签证为例,技术移民是有工作年限的附加条件的,大批新移民进入后都需要一份工作来铺平PR之路。然而,工作机会增长目前来看并不能满足人口增长的趋势,“下乡”即失业的窘境,恐怕还将继续困扰着绝大多数“涌入”的移民。所以,不是人才不想留下,而是南澳真的没有给他们留下的机会。

3.以人才换人才:经济困局是否可破?

从根本上来说,南澳自身单一的产业结构,无法持续吸引外地人口和高新技术人才,是其人口和经济困局的主要原因。南澳的主要产业是制造业、农业和军工,都是相对传统、转型升级速度慢、呈现下滑趋势、对人才吸引力低的“夕阳”产业。今年7月底,阿德莱德市政府颁布了最新的城市发展规划(Adelaide City Development Plan),希望通过产业创新,加强国际交流,吸引更多人才,促进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德勤经济研究所(Deloitte Access Economic)受南澳发展部委托开展的研究发现,南澳州每来四名国际学生,就会创造出一个全职工作! 如果有10万名国际学生在南澳州边远地区学习,就会创造出2500个工作岗位,相当于每年为经济贡献3.5亿澳元。这也让南澳对教育产业给予了相当大比重的倾斜,大学的校门可谓是“我家大门常打开”。从2001年至2017年,阿德莱德的海外学生人数增长了322%,而澳洲本国学生的增幅为49%。其中,中国留学生贡献巨大。中国学生占阿德莱德国际学生总数的53.8%,占其全部招生人数的15.8%。2017年,来自中国学生的收入占阿德莱德大学总收入的13%。换言之,阿大9.29亿澳元的总收入里面,1.2亿澳元是由中国学生贡献的,而同年国际学生学费总收入价值为2.04亿澳元。(新闻来源:Advertiser)

为吸引留学生,大学们甚至降低入学标准,来保证留学生数量的稳定增长。以人才换岗位,以岗位吸引人才,从人才入手解决问题,也让人们感受到了南澳解决自身困局的决心。然而,一蹶不振的经济是否真的会因此而有所改善呢?这一切仍然需要时间来验证。

★ 结语 ★

实际上,“上山下乡”的移民政策调整,如果设计得到,推行有利,是有助于调整澳洲经济结构和区域发展的,早在2015年,拥有20年投资移民经验的澳洲华裔移民问题专家袁祖文先生,曾向时任移民部长的Peter Dutton写过一封题为《Visa amendments proposal to favor regional growth》(签证修订有利于区域经济增长)公开信。信中多项移民签证修订建议条款,与如今公布的政策来看,几乎是“全部采纳”。比如,建议信中这样提到:

建议信

应届毕业生完成他们在澳洲的学习后,有直接移民的方式,即出台特殊移民政策来鼓励那些拥有良好学术背景、并有意向在澳洲偏远地区工作或定居不少于五年的毕业生到偏远地区发展,同时获得“澳洲永久居民”身份澳洲辛苦培养出的这些年轻的优秀毕业生,通过多年在澳洲的学习,已经将他们的青春和未来投资到了澳洲,而澳洲正是需要这些充满热情、勤奋努力、精力充沛、并且在自己的母国也有资源的年轻一代为澳洲创造出巨大的经济利益。而在去年9月25日,大选之后新任移民部长David Coleman履新,在酒会讨论中,袁祖文先生重提了通过移民政策的修订,支持偏远地区发展的建议。因为袁祖文先生的意见几乎被全部采纳,近日很多申请者也慕名而来,辗转找到ABC环球集团在南澳阿德莱德的分公司所在地,进一步寻求签证申请的答案。袁祖文先生也希望借此机会向近期的大量咨询者一个答复:新政的实施尚需观察,就每个人的签证而言,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和方法论,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从目前而言,抓紧联系专业代理,寻求专业化的指导意见,才能避免少走弯路,给自己节省大量的时间和财力。

如今修改方案已经实施,从各方面表现的数据和人口流动状况来看,“上山下乡”移民政策确实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申请者来到南澳,这确实实现了政策设计的初级目标。然而,制度设计和真正实现设计目标之间需要有统筹规划和通盘考虑的细节措施,否则不仅新政效果会打折扣,还会因为目标没有达成而被人质疑设计有缺陷。如今从几乎50%的人才流失率来看,南澳的申请者越多,未来离开的也越多,这与新政制定者的初衷显然是背道而驰的。由此看来,新政的落地,恐怕可能会以“欢欣鼓舞”开场,以“一地鸡毛”收尾。

当然,目前所有的数据都只能反映出短期之内的问题。从长期来看,如果政府真希望能够通过移民政策的调整缓解大城市的拥堵并开发边远地区,那么不仅仅要靠移民政策的调整,还需要综合运用产业结构调整、经济扶持政策和教育、就业政策等各种手段来通盘考虑,让移民申请者过得来,留得住,住得久。

这对政府而言,是一项系统工程,远不能仅仅依靠移民政策的条款强行来调整人口流动,而忽略了市场和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

毕竟强扭的瓜不甜,结出的果,很涩。

扫码联系移民专家,即刻量身定制移民方案:

文案及编辑:Jennifer、三千